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艺文集萃 > 详细内容    
 
艺文集萃
人物事件        
艺术风景        
古典诗文        
综合天地        
法治天空
法治天空        
笑话奇趣
笑话奇趣        
英语世界
英语世界        
刘洪波:有一种遮羞布叫程序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9-09-11 阅读:1024

 

——工程招投标是妓女的牌坊

刘洪波

  工程招投标腐败到底为监狱输送了多少人员,是一个难以统计的数字,但我们几乎很少读到完整的案例,显示腐败是怎样贯穿招投标的全程。近日“新华视点”终于提供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样本。


  样本来自四川雅安的永定桥水库首部枢纽工程,工程概算近3亿元。报道显示,这一国家项目从招标开始,就走上了中饱私囊的轨迹。汉源县副县长兰绍伟作为业主代表,从招标代理方和投标企业受贿58万余元,另有“谁中标吃谁”的远大预期,价码在谈判中从工程总价的1%涨到3%。招标代理中介也获得投标企业的许诺,按照中标价2%到3%返还现金或者直接分包工程。评标专家被代理中介收买,按代理中介的意图说话。投标企业各有势力范围,相互演出“友情陪标”的把戏。


  这就是说工程招投标已经成为完全的戏剧,它程序到堂,细节完整,构造着“公平、阳光”的形象,而实际上却是彻头彻尾的妓女的牌坊。

 
  这样的招标,明白说就是从项目资金中分肥,招标程序变成权力寻租的一块遮羞布。如果还存在着几个真正的竞标者,那么竞标不过是争谁能给予官员个人更高的权力租金;而事实上,竞标者也是虚假的,因为官员个人应得的回扣、招标代理中介应得的回扣、评标专家的知识权力价格,都已经相对明确。


  现在,问题主要不是有人收买权力,而是权力主动寻求出卖。因为权力主动寻求买主,真实竞标变成了彻底的不可能,而权力租金的输送则成了绝对的必需。工程招标开始,官员就产生了要获得多少财富的预期,剩下的事情,不过是怎样使官员的个人预期得以实现和超过。为此,主事官员不仅不会坚持招投标原则,甚至将会帮助中介机构、评标专家和投标企业违规操作,以便完成工程资金变成个人财富的“合法程序”。

 
  招标代理公司是真正的掮客,它既是权力寻租的买办,又是投标企业的代理,它之所以有此位置,不在于它与企业的关系,而在于它是权力的余绪。拥有资质的代理往往直接出自权门,它既可出售资质获利,又可以直接勾联权力,从而在企业中获得办事信誉。


  投标企业的势力范围的划分和“友情陪标”之所以出现,类似于一种自发秩序,也未必不是黑道秩序,这可以使拥有势力范围的企业利益最大化,又可以用于驱逐新来者。投标的成本是巨大的,因为权力和招标代理都将获得固定的回扣,招标过程还需要各种支出,所以它需要工程有更高的价格,这一点有权力透漏消息来保证。它还需要粗制滥造,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豆腐渣工程。


  还不能忘记评标专家,这是一群并不需要太大代价就可以收买的人,他们拥有知识,代表科学,这也是一种权力。然而,这种权力确实是寄生性的,寄生于使他们“进入专家库”的政治权力。这种寄生性的自觉体认,可以使他们揣摩权力者的意图,由此他们不仅降低了专业坚持,而且降低了获利的预期。他们签字画押,在行礼如仪中体验“被尊重感”,如果还能够有一些贿金使之体验一下“权力感”,当然也是很受用的。他们是低廉的,就出卖而言,也可以说是贱价的。他们给自己标定的价格并不高,他们知道自己是“配角”,拿配角的钱而已,而且知道能够演配角的人太多了。


  招投标已是号称最公开、最阳光的权力行为,其实际运作乃是完全的演戏。透过这个最阳光的窗口,设想权力的其他行为,又能成得了什么样子呢?一切要有程序,很好。但是没有有效的人民监督、透明的媒体报道和民主的权力授予制度,程序就是使戏剧表演从无需编写分镜头到需要写出步骤,所谓严格不过是要分镜头写得更细些罢了。


                                   2009/9/8

 

 
 
 
暂无评论!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