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合同法务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通用法规        
地方法规        
拍卖法规        
实务交流
合同总则        
买卖合同        
担保合同        
借款合同        
承揽合同        
租赁合同        
商业服务        
拍卖法务        
其他合同        
物权法务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合同范本
合同范本        
诉昆山供电公司损害赔偿案惨胜记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9-09-14 阅读:6996

   

变压器烧毁供电中断  白对虾沉塘损失惨重

 原告孙国荣于2004125与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签订承包合同,利用承包水面经营水产养殖业。合同期从20051120091231止,为期5年,承包水面面积28.13亩,单价550/亩,年承包金为15471.5元人民币。合同签订后,原告向村委会交纳承包费,通过自筹、贷款等方式投入巨额资金建设、维护水塘等生产设施,养殖蟹、虾等水产品,其中20亩水面养殖价值极高的优良品种南美白对虾。在原告正常养殖至即将丰收上市时,2006830日晨,因电力设施发生故障,变压器烧毁,造成水塘供氧电力中断,蟹、虾严重缺氧全部死亡,沉入塘底腐烂。原告本年度全部投资无法回收,预期利润更无着落,损失惨重。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与村委会和供电公司交涉,要求调查核实损失并予以赔偿,均遭拒绝。

接受委托后,律师到大市村调查取证,得到相关村民的理解和配合。他们详细将当时所看到的情况、此前供电中断修理情况以及事故后原告水产品死亡情况都作了如实说明。曾经和正在养殖白对虾等水产品的村民还详细将养殖投资收益情况进行了详细陈述。对他们的说明和陈述我都作了详细的调查笔录。他们同时表示愿意出庭作证。另还向昆山市政府有关部门调查了上年度昆山市养殖南美白对虾的有关投资、收益等方面的统计数据。

根据调查笔录和政府统计数据,综合孙国荣养殖实际情况,本案损失如下:

〖直接投资损失〗

一、租塘费:550元×20=11000元。——有承包合同为据。

二、推塘费:300元×20=6000元。——从顾福祥和邹阿五的证词可知,每亩300元的推塘费是最低支出了,此项费用总体上均高于300/亩。

三、设备:8500元÷3=2833元。——凭证已丢失。

四、前期投入:

1、石灰:6000斤×0.15/=900元。——与顾福祥和邹阿五的证词反映的数据相符,但价格为最低计算。

2、海水晶:2.5吨×600=1500元。——发票显示为李忠全购买,实际上是多人共买,原告自己实用2.5吨。这个数量与顾福祥和邹阿五的证词反映的数据相符。

3、彩条布:200元。——是暂养池的主要费用。

4、鸡粪:1=700元。——培殖肥力必需。

5、其他用药(虾片):1500元。

6、竹竿:100元。——暂养池费用。

五、苗种:146万尾×85/万尾=12410元。

六、饲料:有凭据——根据顾福祥和邹阿五的证词反映的数据,20亩虾塘的饲料支出额5万元左右是正常的。顾福祥的支出比这还高(15亩用去9吨多)。平均价在6800/吨。

72×161=322元;

25×155=3875元;

100×138=13800元;

225×130=29250元。

七、药物:500元×20=10000元。——均与顾福祥和邹阿五的证词反映的数据相符。

八、柴油:300×2.8=840元。

九、电费:3000元。

十、人工费:2人×300/亩×20=12000元。

根据以上调查数据,孙国荣损失中,有凭据的:虾苗12410元+各种凭证费用74336+承包费11000=97746元。无凭据担必需而且已经投入的其他费用约计2万元。投资损失共计11万元左右。这也与两个养殖户证人证词反映的养殖白对虾的平均成本在5000-6000元的情况一致。

〖预期利润〗

每亩至少5000元,20亩至少为10元。——两养殖户证人的证词反映,养殖白对虾的年利润每亩平均为5000元左右。比去年昆山市农业部门的统计高,这也是正常的。因为随着养殖技术和投入的提高,产值确实是在提高。原告对自己损失的计算没有任何虚假不实或超出正常水平的情况,希望法庭对原告的请求予以支持。

 

起诉索赔  审时超长

 

为追索自己的血汗钱,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孙国荣不得不以供电公司为第一被告、以村委会为第二被告向昆山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二被告赔偿全部损失20万元左右(因变压器烧毁造成损失的还有张某,案情相同)。20061013,昆山市人民法院以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为案由受理本案,在千灯法庭办理。后法庭通知20061020调解,117开庭。

调解日当天,村委会方面提交答辩状称:我村只发包鱼塘,孙国荣与我村形成的是承包合同关系,供用电是供电部门负责,孙国荣与供电部门形成的是供用电合同关系,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法律关系。现原告因在用电过程中造成变压器烧毁,是由于原告超负荷使用电力所致,我村认为该案不应将我村列为被告,不是诉讼的主体。对原告养殖白对虾,供电所考虑到用电紧张,于200666日给每户养殖户发过告客户书,要求用电户提供用电方案,配备自发电机组。

综上所述,我村认为原告造成的损失是由于原告置之不理所致,为此,我村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村委会方面还附了两份相应证据,即《昆山市供电公司告客户书》和电力营销部《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两份证据上均未见任何公章。现将内容抄录如下:

江苏昆山市供电公司

《告客户书》

尊敬的张浦镇(大市点)各养殖客户:

感谢您一向以来对昆山市供电公司张浦供电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我所将一如既往的本着“真诚服务、共谋发展”的供电企业服务理念,竭诚为广大电力客户提供优质、方便、规范、真诚的服务。

张浦镇的农村供电线路和配电设备经过了2001年全面建设和改造,已较以往无论在供电能力、供电质量和供电可靠性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这几年来,随着农村居民生活水平不断地提高,我们供电企业也不断在供配电线路的建设和电气设备的改造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目的旨在满足农村居民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但近一阶段,随着张浦镇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我所也连续接到一些养殖用户的电力咨询和用电状况反映,特别是改养白对虾的兴起给张浦镇现有的农村供电线路和配电设备的安全可靠运行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供用电矛盾由此突现。

张浦供电所根据昆山市供电公司农村供电所规范化、专业化管理要求,为了确保广大农村居民的安全可靠用电,维护正常的供用电秩序;同时,也为了能够为昆山市“三有工程”的扎实推进、以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作出我们供电企业应有的贡献。根据《电力法》、《供用电规则》、《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和《低压供用电合同》的相关规定,为了维护广大养殖用户的利益,避免因盲目投资给您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再次着重公告广大养殖电力客户:

1)、请您在养殖项目的投资新建、增效扩建或项目改建前务必到我所提出相关供用电方案的咨询;(2)“为防止电网意外断电对用电人安全产生的影响,供电人提请用电人采取必要的电或非电保安措施”(在电力系统非正常状况下,用电人应配备必要的电——自发电机组或非电——其他保安措施),我所将为您及时输自发电的相关手续;(3)、为保证您的安全可靠用电,供电人提请用电人在用电人的配电计量箱内必须加装合格的末级剩余电流动作保护器,以便我们能为您提供安全可靠的电力保障!

再次感谢您对张浦供电所(大市营业点)给予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我所也将以主动服务于昆山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于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服务于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服务于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竭诚为广大电力客户服务。同时,希望广大电力客户积极配合我所此项工作的顺利开展!谢谢!

咨询服务电话:051257251430

咨询联系答复:姜##

昆山市供电公司张浦供电所(大市营业点)

〇〇六年六月六日

《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

《地址》:

《单位》:

《姓名》:

尊敬的客户:

用户自备应急电源是供用电系统的有机整体,是保障社会安全可靠用电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关于落实电力安全和应急措施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发改能源[2005]1122)要求,为加强用户自备应急电源管理,提高应对电力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和处置能力,确保电网安全稳定运行,主要内容如下,敬请您的配合。

1620起就用户自备电源情况开展摸底调查,具体调查内容详见附件一《苏州供电公司用户自备应急电源调查表》。因时间紧急,烦请务必于200675前将调查表寄回。

2、开展《供用电安全协议书》的签订。按照调查摸底结果,710起根据重要客户见分类应急电源配置情况,与重要客户签署《供电安全协议书》(详见附件二),明确供用电双方安全用电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对未安装自备应急电源的重要客户汇报政府主管部门,督促尽快完成自备应急电源的安装。(重要客户定义见《供电安全协议书》)

3、《自备应急电源协议》的签订。710起同时就配备自备应急电源的客户进行协议签订情况和安全检查,敦促客户提交书面申请,签订自备应急电源协议》;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威胁电网安全运行或者难以起到应急作用的自备应急电源限期整改。

4、已签订自发电协议的客户不再另行签订《自备应急电源协议》。

5、截止至20061230未签订《自备应急电源协议》者,一经发现接用自备电源均按违约用电处理。

如有疑问,请拨打联系电话:68294631

谢谢合作!

附件一:《苏州供电公司用户自备应急电源调查表》

附件二:《供电安全协议书》

苏州供电公司电力营销部(盖章)

[——实际无盖章]

20066

 

供电公司方面不同意调解。

 

117开庭。村委会详细答辩如下:

一、原告起诉答辩人主体不适格。本案中原告将大市村民委员会列为第二被告,要求与第一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事实上原告并没有与答辩人订立鱼塘承包合同,而是与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订立承包合同,故答辩人在本案中不应当被列为被告,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对答辩人提出的起诉。

二、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虽与原告签订了鱼塘承包合同,但本案中也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其理由如下:

1、用电变压器产权归属主体为第一被告(供电公司),由第一被告行使管理权,本案中经济合作社不具有用电管理权,无事实上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

2、对变压器的安装、使用和维修、保养都由第一被告直接承担管理职能,第一被告配备了专职电工,电工的工资报酬都由第一被告支付。平时原告对发生的电费直接向第一被告营业窗口交纳,双方之间已建立了供用电合同关系。

3、原告与大市村经济合作社之间只存在鱼塘承发包合同关系,原告承包鱼塘,合作社收取鱼塘租金,但合作社不可能承担原告内部养殖经营风险。

4、原告在第一被告的供用电过程中,因第一被告提供使用的变压器超负载致变压器损坏,导致暂时断电,可能致原告养虾受损,这是原告与第一被告之间发生的供用电合同纠纷,与合作社鱼塘承发包合同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故合作社不应当承担任何民事责任。

5、原告养殖白对虾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完全依赖增氧泵设施而存活生长,白对虾的放养密度直接影响到白对虾氧份的有效供给,密度稀的白对虾在自然环境中同样可以存活,并不需要增氧。原告在明智自己塘内的白对虾相对密度高,且如出现天气闷热,需要随时增氧,在第一被告履行告知义务、通知其用电不足,需要及时配备自发电设备,而原告没有配备,因管理上的疏忽而出现瑕疵,故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综上所述,答辩人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对第二被告提出的起诉。

此致

昆山市人民法院

答辩人: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村民委员会(章)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五日

哦?到现在还有经济合作社?一看承包合同,其上盖章的发包方确实是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失误!起诉村委会确实于法无据,属被告主体不适格。法庭于是作出裁定,驳回原告对被告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村民委员会的起诉。1110,原告向法院申请追加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为被告。1220法院通知,因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过程中,发现本案案情复杂,依照想法规定,决定将本案转入普通程序审理,并延长举证期限。同时将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追加为本案共同被告。

此后,在延长的举证期限内,相关证人又对供电公司日常管理变压器和电力设施的情况出具了书面的说明:

国为变压器经常发生跳闸停电事情,经常需要电力公司派人来安闸接电,电力公司后来就换了一个比原来电流量大一点的开关,即使用电量很大也不会跳开,因为与变压器本身要求不配套,最终没有起到保护变压器的作用,导致变压器烧毁。变压器烧毁后,电力公司才换新的变压器。

因各种原因,定于20072938日的两次开庭均取消。

 

518又开庭。

供电公司答辩称:原告损失是原告违约用电所致;已经向包括原告在内的用电户发过《告客户书》,原告没有配备应急备;白对虾死亡原因不是因为供电中断,而是因为养殖密度太大;变压器烧毁的原因是超负荷,是原告等违约擅自增容导致的;供电公司按其行业规定最多承担对虾成本的一到四倍的补偿(后又变更为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1、调查笔录:主要证明被调查人收到过《告客户书》;自己养殖的白对虾在断电后死亡较少;孙国荣增氧泵用的柴油是劣质的,用时出现故障;曾去大市电力营业厅申请要求调换变压器。

2、内容与村委会提供的《告客户书》稍有不同,且落款时间不一的《告客户书》:主要证明已告知过两次,需要自备应急电源。

3、与一村民于2000年签订、2004年底已经失效的《低压单电源供用电协议》,其中第五条规定了供电设备维护管理责任:1)经供电方、用电方双方协商确认,供电设备运行管理责任分界点高在接户线处,进户线属于个人。分界点电源侧供电设备属用电方,由用电方负责运行维护管理。(2)在供电设备上发生的法律责任以供电设备运行维护管理责任分界点为基准划分。供电方、用电方应做好各自分管的供电设备的运行维护管理工作,并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在其他约定的第5条中,规定用电方对自己不能中断供电的设备或中断供电可能造成较大损失的重要负荷应配置自发电源或其他非电性质的保安措施,否则,因不可抗力;用电方自身过错;第三人的过错;供电方正常的维护抢修等原因中断供电而造成的损失,供电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4、有村民签字的《张浦供电所陈墓泾变抢修情况说明》,内容是:张浦供电所陈墓泾变压器位于大市陈高村陈墓泾,浇坏前变压器容量为80KVA。陈墓泾变主要用户为:居民用户55户、普通工业10户、其他照明2户、农业生产(包括养殖户)16户用电。2006830凌晨我到椿里村抢修,520分我到陈墓泾变上巡视检查;发现陈墓泾变在喷油,且高压熔丝已烧断,我当即把陈墓泾变所有出线开关拉断,几分钟后变压器喷油结束已全部损坏,我当即向所里值班室汇报情况,请求抢修;稍后陈墓泾变养殖户孙国荣打电话来询问我停电情况,我把事由作了说明;当日上午昆山供电公司抢修班来抢修,调换变压器,至1118时恢复供电。

张浦供电所(无公章)

2007316

部分村民签字。

5、关于发放昆山市供电公司《告客户书》的情况说明:

我是昆山市供电公司张浦供电所抄收员陈##。根据市供电公司文件精神,本着“真诚服务,共谋发展”的供电企业服务理念,为更好服务广大电力用户;我于20065月中旬、6月、7月,把昆山市供电公司《告客户书》发给了我抄表区域内除居民照明用户外,广大电力用户及大市村村委会。其中陈墓泾变我发放了28户,陈墓泾变发放的8户养殖户具体名称为:蔡##、袁##、宫##……孙国荣。特此说明!

张浦供电所

2007316

对此证据,大市村委会主任签名并盖村委会公章特别说明如下:关于告客户书按抄表员陈##讲发到各户,是否准时我不详。

6、报修服务记录:证明2006830620分陈墓泾变压器烧坏,电话报修后,陈##受理,供电局抢修,调换了变压器。

总之,供电公司主张,原告的损失,是因为原告自身未采取相应措施造成的,责任应由原告自己承担。

 

经济合作社答辩如前已述。

 

原告认为,白对虾死亡的根本原因是供电公司管理不善,导致变压器烧毁,停电时间过长,终因缺氧而死亡。对损失的计算,应承担实际投入成本和预期利润,按购买白对虾成本进行补偿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代理律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江苏苏州海联海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孙国荣委托,指派我为孙国荣的委托代理人。本代理人认为,原告孙国荣的损失与被告没有安全供电的违约行为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被告一应对原告全部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二承担补充责任。理由如下:

一、原告与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之间存在合法的供用电合同关系。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向原告安全供电,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其没有安全供电的行为与原告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而原告用电和养殖行为没有任何过错。

1、原告与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之间存在合法的供用电合同关系。

被告向原告供电,原告向被告支付电费,这是供用电合同法律关系的基本内容。原被告之间存在供用电合同关系,有原告向被告开具的电费发票为证。《合同法》第179条规定,“供电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供电质量标准和约定安全供电。供电人未按照国家规定的供电质量标准和约定安全供电,造成用电人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电力法》第59条规定,电力企业违反供用电合同,未保证供电质量,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就本案而言,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依法负有安全供电的义务,否则,给用电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是法律的明确规定。

2、被告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向原告安全供电,违反了法律的规定。

1)向原告供电的设备——变压器是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所有并由其管理。根据《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12条、第13条的规定,供电设施的建设和管理权属于供电企业;根据被告二提供的答辩意见,本案所涉及的变电设施的所有权和管理权也属于被告昆山市供电公司。

2)被告所有和管理的变电设施确实发生了事故,导致供电中断。这一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众多证人的证词加以证明,他们都是当天情况的亲历者,其证词完全能够证明这一事实。

3、被告没有安全供电的行为与原告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水产养殖需要增氧,缺氧会导致所养殖的水产品死亡,这是不须证明的科学常识。本案中就是因被告变电设施发生事故导致供电中断,增氧泵无法使用,虾塘缺氧,直接导致原告养殖的白对虾因严重缺氧大量死亡,其间的因果关系是非常直接、非常清楚的。

4、变压器发生事故并导致供电中断不是原告的过错和原因,而是被告管理不善的结果。

被告认为变压器烧毁是因为原告超负荷用电,这是在推脱自己管理供电设施不善的责任。供电设施是不是超负荷,在什么情况下构成超负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超负荷等等问题,都在被告经营管理范围,而且各用户接线用电都必须经过被告的同意,由被告实际操作接线才可以用电,那么,是不是超负荷用电,什么时候开始超负荷用电,被告应该非常清楚,原告怎么能够知道呢?这又不是原告一人在用电!保障安全供电是被告的法定义务,变电设施超负荷运行时采取什么措施保证不出事故,怎样预防可能后果也应该是被告的义务,原告能够采取什么措施呢?从被告在第一次开庭时提交的材料可以看出,被告确实曾经发现了问题并预料到了可能的后果,但遗憾的是,被告并未采取可靠的措施避免事故的发生,而是直到事故发生后急忙更换了故障变压器。这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被告对原告损失的发生负有全部过错责任。

事故发生后更换变压器的事实还说明,不是电力不够养殖户使用,而是供电设施容量与实际负荷不相符,这种不相符的情况完全可以通过采取适当措施在事故发生前加以避免。但被告一未采取及时合理的措施,这显然是其管理不善,是其主观过错的原因,而不是其他客观原因或不可抗力。

二、原告的损失包括投资成本和可得利润,被告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八条规定,“国家鼓励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增加对土地的投入,培肥地力,提高农业生产力”。原告承包水塘后,为提高农业生产力,增加产值,投入了巨额资金,这些投资现在完全无法收回。

原告的损失,既包括原告的投资,也包括原告应得的收益(即利润)两部分。《合同法》第113条明确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合同法》所指的可得利益,在本案中包括原告的利润,它是在合同适当履行以后可以实现和取得的财产利益,明确而可预见,完全不是不可捉摸或可有可无的不可确定也不可预见的东西。因此,被告对原告的投资和收益损失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是法律的明确规定。

养殖白对虾的年产值、必要投资成本及纯收益数据,原告已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人证言和昆山市农业局下属的昆山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的证明。证据可以证明,2006年养殖白对虾的每亩平均成本5000-6000元,原告孙国荣的每亩投资成本大体也是这个数,投资损失11万元左右,这个数据与两个养殖户证人证词反映的情况一致。关于利润,两养殖户证人的证词反映,养殖白对虾的年利润每亩平均为5000元左右。这与昆山市水产技术推广站证明的数据大体相当。根据《合同法》113条的规定,被告认为其赔偿范围要么是投资成本、要么是利润,二者不可同时赔偿的辩解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根据。原告认为,年产值包括投资成本和利润两部分。如果按照原告提供的昆山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的统计数据,以年产值为依据进行赔偿的话,就不再另外计算投资成本或者利润的赔偿。不论是按年产值计算还是按成本加利润方式计算,其结果应该是一样的。在原告对自己损失的计算没有任何虚假不实或超出正常水平的情况,希望法庭对原告的请求予以支持。

需要说明的是,农民养殖水产品的投资,并不像企业之间购销产品那样完全具有发票加以证明。很多产品购销和交易是个人之间的行为,即时清洁,没有收据和发票,但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的必需的投资。这一情况,属于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是通常的交易习惯,请求法庭根据客观事实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三、被告的《告客户书》和《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对本案原告没有任何约束力,也不能因该两份书件而免除被告的赔偿责任。

1、被告提供的这两份书件,没有被告单位的公章,难以说明其内容是被告的意思表示。

2、该两份书件本应该在用电紧张、被告预料到可能后果时及时向用电人提供。但实际情况是,被告直到起诉后才从法院收到这份《告客户书》,此时,因被告过错,原告损失已成事实。

3、另一份书件即《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规定,由被告方面对需要自备应急电源的重要客户进行调查并签订《供电安全协议书》,否则会受到“限期整改”和“按违约用电处理”的制裁。但谁是重要客户?《供电安全协议书》在哪里?怎样安装自备应急电源?这一系列问题,在被告提供的书件中没有任何交代,原告至今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从某一个方面讲,被告在这两份书件中的规定,可以作为其对用电户的善意提示,但因其消极行为,连被告自身也没有按照自己的规定履行义务。供用电设施的安装使用是非常专业的事情,容不得半点违规。原告即使及时收到这两份书件,也无法自备符合被告规定的电源。

4、即使有这两份书件存在,也不能免除被告积极管理变电设施并向原告安全供电的法定义务。从这两份书件看,被告对其变电设施可能出现事故是有所预料的,但被告并没有积极采取有效措施,而是在原告发生巨大损失后才更换了发生事故的变压器,但对原告来说为时已晚,原告的损失已经发生。

四、被告大市村经济合作社应当对原告损失承担补充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发包方有依照承包合同约定为承包方提供生产、技术和信息服务的义务。因此,大市村经济合作社应有义务办理本组织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承担本组织的生产服务和协调工作、维护成员合法权利和利益、热心为组织成员服务,有义务为原告等村民养殖水产品与各有关单位积极协调,服务于社员。昆山市政府曾经专门召开相关会议,鼓励农村土地增加投入,提高产值,大力提倡水产养殖,并力争使每亩土地的平均收益达到3000元以上。提高土地年产值,增加土地经营收益,不仅是原告的愿望,也是被告经济合作社的工作职责。就本案而言,被告大市经济合作社也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用电紧张时期,没有将电力公司的相应要求或者用电应当注意的事项负责地告知承包户,反而在答辩中将其履行职责不到位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变电设施发生事故造成原告损失后,被告经济合作社也没有及时负责地协调处理损失赔偿事宜,其对原告损失表现出的冷漠态度,与国家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政策极不协调,也与其作为集体经济组织应负的责任完全不符。被告二不能只收承包费而不负担任何义务!因此,在第一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基础上,第二被告大市村经济合作社也应当对原告进行一定的补偿。

 

总之,对于原告孙国荣所养殖的白对虾死亡的损失,过错完全在于两被告,原告本人没有任何过错。原告有权承包经营水产养殖,也有权增加投入提高产值和收益。可惜的是,他的这些投入和可得收益,已因被告的违约行为付之东流,也使他的家庭陷入极度困境。希望法庭依法公正审理!

此致!

江苏苏州海联海律师事务所

杨前明律师

〇〇七年五月十八日

 

庭后,根据被告供电公司提供的证据,本人又去对自称收到告客户书的那位村民进行调查,他说,他是收到了,当时看到电工包里有纸,自己拿出来一看是告客户书。至于孙国荣等人收到没有,不知道。自己也没有自备电源,自备电源自发电也要经过电力公司。除了《告客户书》外,从没有看到过《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怎么去自备电源,自己也不懂。停电时间太长了,即使有自备增氧设施,也起不到多大作用了。没出庭作证是因为没人通知出庭。

我又针对当初村委会提供的《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中提到的文件的线索,多方搜索到了2005624日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关于落实电力安全和应急措施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原来该文件是在当年俄罗斯发生意外大规模停电事故后紧急发布的,针对的是我国各地区紧急状态下维护基本公共秩序、保障人身安全和避免重大经济损失具有重要意义的政府机关、医疗、交通、通信、工矿企业等场所或设施。

 

一审败诉  颗粒无收

 

2007714,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06)昆民二初字第1287号民事判决书。原告孙国荣败诉,诉讼请求被全部驳回。判决内容如下:

……

经审理查明:2004125日,原告与被告经济合作社签订鱼塘承包合同书1份,约定由原告承包被告经济合作社的28.13亩水面从事水产养殖,每亩550元,年承包金为15471.5元,承包期自200511日至20091231日止,原告在承包期内,要遵纪守法,安全生产,并做好承包鱼塘的维护保养,确保承包鱼塘不流失、不损坏,合同另就其他事宜作了约定。之后原告向被告经济合作社交付承包金,被告经济合作社也将28.13亩水面交付原告使用,原告在其中的20.38亩水面投放了价值12410元的南美白对虾虾苗146万尾,期间从昆山市大市雪兴渔需物资商店购买了饲料等养殖所需物资,2006830日早上5点左右,被告供电公司所有的用于向原告等养殖户供电的陈墓泾变压器因超负荷发生喷油、高压熔丝烧断的情况,被告供电公司下属张浦供电所工作人员随即将所有出线开关拉断,并向单位值班室汇报请求抢修,原告正在运转中虾塘增氧设施随即停止运转,被告供电公司得知变压器烧毁的消息后即组织抢修,更换了新的变压器,1118分抢修结束,随即恢复供电,期间原告20.38亩虾塘中所养殖的南美白对虾出现大面积死亡现象。

另查明:原告于200685日向被告供电公司支付了上月电费1078.82006105日又支付了上月电费1369元。

又查明:一般情况下,本地养殖户每亩水面南美白对虾虾苗的投放量在68万尾,原告南美白对虾的养殖密度在养殖户中属于较高。20063月起,被告下属张浦供电所印发了告客户书,告客户书特别指明因改养白对虾的兴起给张浦镇现有的农村供电线路和配电设备的安全可靠运行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提请用电人采取必要的电或非电保安措施,在电力系统非正常状况下,用电人应配备必要的电——自发电机组或非电——其他保安措施。被告经济合作社出具情况说明证明已经向包括本案原告在内的各养殖户发放了告客户书,但具体发放时间不详,养殖户张巧根、宫桃荣表示在20065月份收到过告客户书,原告当庭表示南美白对虾死亡事故发生之前从未接到过上述告客户书。

再查明:200695日被告供电公司就养殖户的用电容量进行清查,调查显示原告私增容量15.4KW,其他被调查的养殖户也均有私增容量的现象。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承包合同书、姜##的调查笔录以及当庭陈述、朱##的调查笔录以及当庭陈述、徐##的调查笔录以及当庭陈述、承包面积说明、电费发票、照片、昆山市大市雪兴渔需物资商店说明、收据、销货清单、送货单、海水晶发票、张##、宫##的调查笔录、告客户书、抢修情况说明、报修服务记录表、发放告客户书的情况说明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供电公司与原告之间形成口头的供用电合同关系,综合原被告证据,可推断是由于水体含氧量过低导致了原告所养殖的南美白对虾大面积死亡。尽管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原告已收到过被告供电公司下属供电所印发的告客户书,但从告客户书本身内容以及张##、宫##用户曾收到过告客户书来看,被告供电公司作为电力供应企业,已经对辖区内养殖户特别是白对虾养殖户要求电力企业提供安全可靠的电力服务有比较充分的认识,原告即使从未接到过上述告客户书,但从原告提供的姜##以及徐##的证人证言分析并结合原告南美白对虾对拉氧设施的依赖性(特别是天气闷热的情况下)应当是有相当的认识的,可以说这是养殖南美白对虾的常识性问题,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永久的无中断的供电还是无法实现的,因此电网的停电存在一定的必然性,结合当时我市供用电矛盾较突出的现实,因超负荷拉闸以及其他故障而可能导致的停电、原告理应有充分思想准备,也应当采取必要的后备措施,如果原告自备发电设施用于电网停电之时应急,那么即使较长时间的停电(不论是否因变压器原因造成)的发生对原告养殖就不会有影响,南美白对虾的大量死亡就不会发生,被告供电公司在变压器因超负荷而烧毁后及时进行了抢修,恢复供电,履行了法律法规规定的义务,被告供电公司对原告所养殖南美白对虾的死亡没有过错,张##、宫##的调查笔录也证明只要备有自发电设施即使电网停电也不会发生大面积的南美白对虾死亡事故,因此停电本身与南美白对虾死亡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南美白对虾大面积死亡的直接原因恰恰是由于原告没有预备自发电设备,所以原告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死亡而产生所有损失均应由原告自己承担,原告要求被告江苏省电力公司昆山市供电公司赔偿原告损失210230元并由被告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承担补充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孙国荣要求被告江苏省电力公司昆山供电公司赔偿损失210230元并由被告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承担补充责任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63元,邮资300元,合计5863元由原告孙国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园区支行,账号:###########

    长姜永康

代理审判员汪 

人民陪审员陈耀忠

〇〇七年七月十四日

书记员沈文

虽然法院下判时间为714,但原告签收判决书的时间是当年12月份。

 

提起上诉  调解结案

 

原告对一审判决肯定不服。2008年元旦前,孙国荣提起上诉。上诉状内容如下:

…………

上诉人因不服昆山市人民法院(2006)昆民二初字第1287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撤销昆山市人民法院(2006)昆民二初字第1287号民事判决并改判。

二、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

上诉人于2004125与第二被上诉人签订承包合同,利用承包水面经营水产养殖业。合同期从20051120091231止,为期5年。承包水面面积28.13亩,单价550/亩,年承包金为15471.5元人民币。之后上诉人通过自筹、贷款等方式投入巨额资金建设、维护水塘等生产设施,养殖蟹、虾等水产品,其中20亩水面养殖价值极高的优良品种南美白对虾。20068305左右,因被上诉人管理的电力设施发生故障,变压器烧毁,造成水塘供氧电力中断,蟹、虾因严重缺氧全部死亡,沉入塘底腐烂。时值对虾准备上市时期,上诉人本年度全部投资110230元无法回收,预期利润约10万元更无着落,损失惨重。上诉人向昆山市人民法院起诉后,昆山市人民法院于2007年十二月十四日作出(2006)昆民二初字第128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了上诉人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死亡的事实,也认定了被上诉人管理的变电设施发生故障的事实,但否认了白对虾死亡与变电设施故障之间的因果关系,把上诉人损失的责任归于上诉人没有自备电源,把被上诉人因管理不善导致供电设施发生故障从而停电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个判决完全违背相关法律规定,也违背了基本生活常理。

(一)变压器故障的原因在于被上诉人管理不善,而不是电力不足。因为经常发生保险丝烧断的事情,被上诉人为图省事,就将开关保险丝更换成了更大容量的,导致变压器内高压熔丝容量低于电闸开关保险丝容量,开关保险丝烧不断,变压器却不堪重负,导致烧毁。结果平时抢修十几分钟,换一下保险丝的事,就变成了这次六小时的维修,大大超出了上诉人正常预料,导致自备增氧设备也无法满足需要,白对虾因供氧不足大面积死亡。这明显是被上诉人管理不善的原因,而不是电力不足造成的。上诉人对用电紧张并不否认,但本案中,上诉人的损失并不是用电紧张导致供电不足,而是被上诉人供电设备故障所致。从事故后被上诉人更换较大容量变压器的事实看,并非是电力不足。如果电力不足,换个大容量的变压器怎么用?而且,电力不足和变压器故障之间根本不存在必然因果关系,电力不足并不必然导致变压器故障,这也是用不着解释的常识。

(二)增加用电量,增加负荷,进出接线,都是由被上诉人操作完成的,也是由上诉人全程管理的,电费也是按照实际用电量收取的。上诉人对本案事故中变压器故障导致供电中断六小时以上,明显存在重大过失。甚至可以说,对变压器故障,被上诉人存在间接故意,即明知其更换保险丝的行为会发生变压器烧毁的结果,却放任这一结果发生了。既然供电设施归被上诉人所有,由被上诉人管理,电费由其全额收取,在没有遭遇任何不可抗力的情况下,供电设施出了故障怎么没有过错责任呢?

(三)自备电源问题。被上诉人对如何自备电源规定了一系列操作程序,主要是由被上诉人先进行调查,然后签订合同,进行操作。这一系列程序被上诉人都没有进行。虽然被上诉人没有将《告客户书》发到上诉人手上,但因常见的保险丝烧断情况,出于安全考虑,上诉人其实也自备了增氧设备,以备中断供电时启动。因为正常中断供电是十几分钟,只是换个保险丝的问题,所以自备增氧泵还可以应付。但像本案故障,长达六小时的中断,自备设备是承受不起的。自备设备毕竟是为了短时急需,长时间的供氧要靠被上诉人的善意管理和安全供电。一审任意地将被上诉人管理不善导致的长时间中断供电与科学水平不能保证无中断供电混为一谈,为被上诉人逃避责任寻找借口。本案中,供电设施发生故障是科学水平问题还是管理不善问题,其实根本不值得讨论和解释。难道现代科技水平还处于一个连个变压器都管理不好的层次吗?难道被上诉人的技术能力连管理好一个变压器的水平都达不到吗?我们想,保证陈墓泾变的安全供电,完全在被上诉人的管理能力范围,否则就太不可思议了。

(四)关于宫桃荣等人调查笔录的证据效力问题。首先,在这一从笔录中,根本不存在证人作证说只要自备电源就不会导致白对虾大面积死亡的内容。其次,这份证据,证人没有到庭接受质证,其中的内容也明显违背事实。不知一审法院是如何从中挖掘出可以支持其判决理由的内容的。

(五)上诉人不仅有自备设备,而且在中断供电后采取了积极施药抢救的努力,只因中断供电时间太长而未取得实质效果,因此上诉人是没有过错的。一审法院以上诉人没有自备电源为由驳回诉请的判决,是对上诉人义务的极端苛责。

 

综观全部事实,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供用电合同关系,上诉人的损失与被上诉人的重大过失存在必然因果关系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审判决是一份极不公正的判决,纵容了被上诉人的过错行为,严重损害了上诉人权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公正审理,公平判决。

此致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孙国荣

〇〇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2008610,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受理上诉通知书。并于618开庭审理。

被上诉人供电公司主要答辩称:(一)变压器故障原因在于上诉人孙国荣,超负荷增加用电设施导致负载超限。被上诉人完全尽到了谨慎管理义务。(二)供用电合同明确了4.4千瓦的负荷,严重超负,属上诉人私自增容,还私增增氧设施。改养白对虾导致用电增加,没向被上诉人申请。被上诉人对村民进行了告知、培训。(三)增氧设施是上诉人擅自增加的。由被上诉人先调查才能自备电源等的说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四)宫##也养殖白对虾,但没出现死亡情况,说明上诉人损失与被上诉人无关。是因为养殖密度高才导致上诉人白对虾死亡,密度低就不会死亡。

对双方争议焦点,主审法院仍概括为两点:(一)供电公司有无过错;(二)变压器烧毁与上诉人白对虾死亡之间有无因果关系。

辩论阶段,上诉人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孙国荣上诉江苏省电力公司昆山市供电公司供用电合同纠纷一案,上诉代理人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一审查明部分,上诉人对承包关系、白对虾死亡事实、上诉人管理的变电设施发生事故的事实以及上诉人购买对虾的成本部分均不持异议。有异议的部分是:

1、张巧根和宫桃荣收到告客户书情况与实不符。这两人没有到庭质证。一审判决后我们调查两人,实际情况是:张巧根拿到的告客户书根本不是发放的,而是有一天电工去张巧根鱼塘修电表线路,张巧根看到他包里装着几张纸就拿出来一看,才知道有这样一回事,拿了一张。而孙国荣等人都没有拿到,事后也没有发放过。宫桃荣本人也没有拿到。

即使拿到,对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也没影响。因为实际上,上诉人,包括其他所有村里用户均无能力自备电源;能做到的只有自备增氧泵,而这一非电设施,上诉人是自备了的。

2、上诉人私增容量和超负荷原因的问题。究竟超过多少属于私增,上诉人方无法知晓。这些私增的数据只有被上诉人单方面确定。另外,供电设施是不是超负荷,在什么情况下构成超负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超负荷等等问题,都在被上诉人经营管理范围,而且各用户接线用电都必须经过被上诉人的同意,由被上诉人实际操作接线才可以用电,那么,是不是超负荷用电,什么时候开始超负荷用电,只有被上诉人清楚,上诉人则无法知道,何况也不是因为上诉人一人用电造成超负荷的!

(二)一审判决理由部分,上诉人对一审判决确定双方形成供用电合同关系、白对虾死亡的原因是水体含氧量过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上诉人收到告客户书部分无异议。对有异议部分发表如下意见:

1、被上诉人对变电设施管理不善,对造成上诉人损失存在过错。一审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首要一点是认为上诉人应当自备电源以便在供电中断时自己发电,自己未备电源,变压器烧毁停电造成对虾死亡的,是上诉人的过错,被上诉人没有过错。所以首先要解决上诉人如何自备电源的问题,从而确定谁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第二被上诉人在一审阶段答辩时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其中对自备电源规定了相关程序,即开展摸底调查——签订供电安全协议书——签订〈自备应急电源协议〉,不按此程序安装自备电源的均按违约用电处理。但是,被上诉人从来没有履行以上义务,没有到上诉人这里调查摸底,也没有签订什么协议。所以自备电源如何自备,上诉人方面根本没这个能力。从相关规定看,自备电源问题首先要求上诉人履行相关义务,才能进入安全供用电程序。如何自备电源,并不是电力公司通知一下就可以了。因此一审法院将自备电源的义务确定为上诉人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按一审观点,在被上诉人不履行相关义务的情况下由上诉人方面来操作,在实践中也是非常有害的。

可见关于自备电源问题,上诉人根本没有任何过错,错在被上诉人一方面发通知提要求,一方面却不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义务,导致上诉人无法自备电源。

2、上诉人其实已经尽到自己的义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做了后备非电措施。对天气闷热、对虾较高密度条件下对增氧设施的依赖性是有充分认识的,而且备有增氧泵,说明已经采取了力所能及的后备措施。但这些后备措施只能是辅助性的,不可能承受6小时以上停电事故,因为平时变压器发生故障最多只用半小时就可以修好。谁能想到被上诉人的管理技术水平连变压器烧毁都不能避免呢?被上诉人一边收电费,一边把供电故障责任推到用户头上,没有道理。上诉人自备非电设施,也不能免除被上诉人对变压器的善良管理义务。

从被上诉人提供的《关于加强自备应急电源管理的通知》看,其所本的政策文件和背景是为应对非人为原因的意外事故所造成的突发性大面积停电情况,对象包括与基本公共秩序、人身安全和重大经济损失有关的政府机关、医疗、交通、通信、工矿企业等场所或设施,根本不是针对被上诉人管理不善导致停电的这种情况的。被上诉人在本案中拿这个文件否认自己的安全供电的法律义务和违约责任,是站不住脚的。

3、目前科技水平完全可以管理好一台变压器。一审判决称,目前科技水平无法保证永久的无中断的供电,电网停电存在一定的必然性,这一说法太笼统。是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绝对完善或完美,但在本案中,一审的理由显然错误。一审的理由等于说任何人都有可能犯错误、任何驾驶员都有可能发生交通事故因而不应承担责任一样,但是谁都知道,一旦犯了错误,一旦出了事故,当事人不能以此为由否定自己的过错。如果变压器因为不可抗力而损坏,那可以说被上诉人没有过错,但是在用电中被烧毁了,而变压器又是由被上诉人管理的,上诉人怎么没有过错?

4、事后抢修不能免除事故发生的过错责任。事后抢修是事故后被上诉人应尽的基本义务,但这与已经发生的事故及其责任没有关系了。如果被上诉人有事故前尽到善良管理义务,变压器不发生事故,那才叫“履行了法律法规规定的义务”,那才叫没有过错。一审法院将事后抢修也作为判定对已经发生事故没有过错的理由,实在牵强。

5、张巧根等人的笔录,不仅没有被质证,其内容也根本不能证明所谓“只要有自发电设施即使电网停电也不会发生大面积的南美白对虾死亡事故”。张巧根本人也没有自发电设施,只有自备的增氧设施,他本人养殖的白对虾也有死亡,只是量没有上诉人的大。而增氧泵设施,上诉人也自备了。而自发电设施,上诉人村上所有养殖户都没有自备。

6、本案的停电与白对虾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变压器烧毁导致长时间停电,长时间停电导致塘中严重缺氧,长时间严重缺氧导致白对虾大面积死亡,这是环环相扣的因果关系,具有客观性、必然性。难道只能说缺氧是对虾死亡的直接原因?杀人犯杀了人,难道说被杀的人的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与杀人行为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综上,本案中被上诉人存在过错是确定无疑的,其过错行为与上诉人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是显而易见的。被上诉人未能安全供电导致上诉人损失理应依法赔偿。请求二审法院公正审理,主持公道。

此致

代理人:杨前明

〇〇八年六月十八日

 

第一次开庭后,二审法院久未判决。后来,在催促下,二审法院还传唤双方进行过几次调解,但供电公司一方不同意调解赔偿,最多愿意赔偿上诉人打官司的费用,包括起诉费和代理费。上诉人方面决不同意。其中2009416二审法官与一审法院一同主持双方调解的一次比较重要。因案件拖延时间太长,孙国荣贷款还不上,经济压力大,最后同意让步到8万元,以便早点拿到赔偿款早点还贷,但因供电公司仍不同意,当天未达成协议。又隔数月后,经再调解,孙国荣又作让步,供电公司方面最终同意赔偿65000元结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73作出(2008)苏中民二终字第0364号民事调解书,内容如下:

……

孙国荣因与江苏省电力公司昆山市供电公司、昆山市张浦镇大市村经济合作社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06)昆民二初字第12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各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被上诉人江苏省电力公司昆山市供电公司支付上诉人孙国荣律师费、诉讼费用等各项费用合计65000元整,在2009930日前付清;

二、二审案件受理费5863元减半收取为2932元,由上诉人孙国荣负担;

三、双方无其他纠葛。

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书经各方当事人签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长韦炜

代理审判员唐蕾

代理审判员陈秋荣

〇〇九年七月三日

书记员谢儒英

惨败乎?惨胜乎?

 

至此,这一老百姓对阵国有垄断企业的索赔官司就算结案。供电公司后来付清了款项,孙国荣也向两级法院退了一半的诉讼费回来。整个诉讼中没有激烈的冲突,但时时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受托之初,我们是想到了该案的复杂,预估在双方过错、因果关系和赔偿数额上争议都会很大,原告举证面临的压力更大,败诉风险也很大。调查取证时,很多村民也觉得这个案子要赔到钱,难。有的干脆直接认为,是孙国荣没有自备设备的原因。但我认为,毕竟,变压器烧毁是事实,而变压器是由供电公司管理也是事实,超不超负荷,只有供电公司知道,进出线路都是由供电公司负责接好的,电费也是按照使用量交纳和收取的。难道变压器烧毁造成他人损失了,能不赔偿吗?孙国荣甚至直接认为,自己损失的全部责任都在供电公司。我也认为是这样。

仍然是基于一种对公平的理解,对信念的坚持,我们走到了最后,拿到了部分赔偿。也许,供电公司会认为,这个案件,他们仍然是胜诉方,所付款项也是基于对原告损失的同情的补偿。不管供电公司怎么认为,我觉得,依照一惯的态度,供电公司如果没有责任,那也是绝对不会同意拿出这一笔钱来给原告进行同情性“补偿”的。虽然原告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调解结果,但我相信如果由法院判决,我们也不可能完全败诉。

只是,法院一再不判决,一再要求调解结案,原告接受了这个调解结果,我觉得惨了点。

一同起诉的另一案,也是相同的结果。

 

就叫惨胜吧!

二〇〇九年九月十四日辑就

 

 

 
 
 
[2014-11-27]
[2015-01-12]
[2015-02-21]
[2015-03-14]
[2015-05-02]
[2015-05-27]
[2015-10-23]
[2017-01-03]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