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劳动关系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通用法规        
地方法规        
实务交流
合同订立        
工时工资        
解除补偿        
工伤处理        
劳务派遣        
其他问题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本案究竟属承包合同关系还是劳动关系?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1-02-17 阅读:1016

 

 

江苏海联海律师事务所  杨前明律师

 

【案情】

 

王某于20067月到某公司清洗中心轴,双方未签订任何合同。200841日,公司为明确双方关系,与王某签订《承包合同》,王某承包了该公司中心轴的清洗工作。其中“费用结算”约定为:结算单价0.18/个,按件计酬,并由王某向税务机关申请开出发piao后交给公司。公司每月在收到发piao后向王某结算一次清洗费用,以现金支付。合同还“特别约定”:1,因王某无场地,公司愿意免费租赁场地给王某使用。2,双方是承包关系,王某为完成承包业务所聘用人员是王某的员工,与甲方无关。合同签订后,王某到税务机构填写“代kai普通发piao申请表”,并提供了包括其女儿、丈夫在内共6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作为申请方,发piao“项目”一栏内容填写为“劳务”,王某并在“申请代kai人申明:本表所填内容真实完整,本人对此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内容下签名。税务机关核定了相应税额。双方一直按此执行。该合同一年期满后,双方续签一年,将结算单价提高至0.25/个,其余条款未变。后王某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伤,因工作和待遇问题,与公司发生争议,并认为公司与其当初签订《承包合同》是为了规避劳动合同法,自己不识字,不清楚承包合同内容,申请代kai税务发piao也是公司提出,承包合同应为无效。双方协商不成,王某遂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由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和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补缴社会保险费、被发加班工资,办理离职体检。各项金额总计近14万元。

 

【仲裁和诉讼】

 

仲裁开庭时,王某又提出《承包合同》并非本人所签字,《承包合同》更应无效,并提出可以进行笔迹鉴定。经仔细比对,发现两份《承包合同》承包人一方签字笔迹确非王某本人。但该签字笔迹与王某每月给公司提供的中心轴清洗入库单上部分签字完全一致,可以认定该签字是其一起清洗人员所签,王某完全知情。而且王某为申请仲裁还将公司已经离职的原人事主管叫来做证,该证人表示当时是他将《承包合同》交给王某,王某过了两天交回给自己的。公司还向仲裁委员会提供了王某工作时间的记录。该记录为“考勤记录”的打印表格格式,但可以看出王某每天出入公司时间均不固定,从早上八点半、九点、十点甚至于下午才进公司的情况都有,出公司的时间从下午两点、五点到晚上八点的时间都有。

仲裁期间,公司表示愿意支付数千元了结双方争议,王某表示不能接受。

仲裁委员会综合上述证据,认为王某为公司提供清洗中心轴劳动服务,通过税务机关向公司代kai劳务费发piao,公司接受并向王某支付劳务报酬的事实,表明双方实际按《承包合同》履行主要义务,相对一方也予以接受,承包合同成立,确认双方是承包合同关系,王某的申请无法律依据,裁决驳回。

仲裁后,王某不服,向昆山市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如先。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因金额分歧太大,调解未成。

公司方面仍旧认为:一,双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签订了承包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双方之间的关系也应按此合同确定为民事合同关系。企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并非只有劳动关系一种,可以是普通雇用关系,也可以承包关系,也可以是承揽关系。这些关系在外在表现上有相似性,但应当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或客观事实认定为不同的法律关系。本案就是一种劳务外包,不属于劳动关系。二,根据门卫登记的出入记录也可以看出,原告的上班时间完全不同于企业职工上下班时间。有时工作日休息而公休日上班,有时八点钟以后上班,对原告没有请假制度,也就是说,什么时候到单位,什么时候回家,完全根据工作需要由原告自己安排,并非由被告决定。三,双方结算的报酬,也不是劳动关系意义上的工资,而是劳务费报酬。被告支付劳务费,原告向税务机关开来劳务发piao,在相关税务手续中,其也表明了双方之间是真实劳务承包关系。工作量较大时,原告会叫家人或其他人来帮忙,但被告方面只按承包协议付给原告劳务费,至于原告怎么分配,就与被告无关了。综上,原告与被告之间根本不属于劳动关系,双方已经按承包合同确定了民事法律关系,因此也不需要再签订劳动合同,也不需要再确定劳动关系,原告基于所谓劳动关系的全部申请请求和理由均于法无据,劳动仲裁委员会的仲裁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庭驳回。

最终,昆山法院一审驳回王某诉讼请求。

王某仍不服,上诉于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阶段,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公司方面一次性支付王某12000元,双方全部争议了结,相互不再主张任何权利。

 

【评析】

 

一、本案双方当事人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分歧大,争论激烈。仲裁和一审法院虽然作出了驳回王某请求的裁判,但并不令人十分信服,但此类裁判无疑极具标杆性意义。

二、用人单位根据自己单位的工作实际寻求适当的用工关系,无可厚非,但如本案使用承包合同关系是否适当,实际上没有结论。如果适当,公司则用不着支付12000元;如果不当,公司应当支付的,何止于12000元。就该岗位本身是否需要承包分析,应当考察该岗位是否特殊到采取一般劳动关系就不能得到同样的效果而非承包不可,是不是非承包而不能完成任务保障生产。如果是,则应承包关系;如果否,则确定为劳动关系实属合法合理。

三、对临时性、非主要业务的工种,用人单位采取劳务派遣方式用工,可能是一个比较妥当的方式。

 

 

 

 

 
 
 
暂无评论!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