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劳动关系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通用法规        
地方法规        
实务交流
合同订立        
工时工资        
解除补偿        
工伤处理        
劳务派遣        
其他问题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徒弟受伤 师傅担责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1-05-12 阅读:764

 

 

江苏法制报  特约记者 顾建兵 通讯员 龙汉青

 

海门市常乐镇一名失去右眼的小木匠,在为师傅工作中,一针状锯木屑射入他的左眼,导致双目失明。为了赔偿问题,这对师徒走上了法庭。429日,南通市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师傅赔偿各项损失共计28万多元——

  祸不单行:右眼残疾人左眼又遭意外

  几年前,海门市常乐镇的吴玉明在一场意外事故中失去右眼。为了生计,20066月,吴玉明经人介绍,拜同村的施坤为师,学习木匠手艺,两人以师徒相称。施坤木匠出身,虽然识字不多,但头脑灵活,手艺精湛,在镇上开了家红木制品加工店,由于经营有方,几年下来也获得了不小的收益。

  吴玉明右眼残疾,虽然在生活上没有多少影响,但是要想找到一份体面、收入高的工作还是比较困难的,而眼前这份工作虽然报酬不高,但也不是很辛苦,加上离家较近,所以吴玉明对这份工作很珍惜。加上他为人谦虚谨慎,工作也从不叫苦叫累,经常主动加班加点干活,也从来不提额外的报酬,施坤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给他的生活费也从原先每月500600元逐渐加到了1000元。

  20073221230分左右,吴玉明正在锯木板时,突然,一根针状木屑溅入他的左眼,鲜血立刻涌了出来。施坤闻讯赶来,将他送至海门市眼科医院治疗。后因伤势严重,他又被转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左眼角膜穿通伤,仅剩下一点点光感,近乎失明。施坤在垫付了部分医疗费之后,因后续医疗费用巨大,便不再愿意继续承担费用。

  劳动部门:不属工伤认定对象但属应当认定的情形

  吴玉明认为,自己是在工作期间受的伤,应属于工伤,理应获得赔偿。2007529日,吴玉明向海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要求确认其所受伤害为工伤。海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经审查认为:吴玉明左眼受伤确为在施坤的加工场所所致。虽然施坤在经营期间未到相关部门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其不能作为工伤认定的对象,但吴玉明受伤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所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最终,海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依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作出了终止对吴玉明工伤认定的决定。

  随后,吴玉明向南通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伤残情况鉴定的申请。该委的鉴定结论为:二级伤残,部分护理依赖。施坤对这一鉴定结论不服,向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最终,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了同样的鉴定结论。

  后续医疗费用数目庞大,吴玉明多次与施坤协商,可两人最终都是不欢而散。无奈之下,吴玉明诉至海门法院,请求法院按照2009年度的标准判决施坤一次性赔偿自己因左眼致伤所受各项损失86万多元。

  一审判决:由师傅承担损失总额的七成

  在该案审理中,施坤辩称,吴玉明受伤不是在工作时间因工作所致,自己与吴玉明只是师徒关系,并非劳动或雇佣关系。况且劳动部门并未认定吴玉明为工伤,故请求法院驳回吴玉明的诉讼请求。

  海门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无营业执照或未经依法登记的单位职工受到事故伤害的,应由该单位按工伤待遇向伤残职工给予一次性赔偿。该案中施坤系从事红木制品加工的个体户,无营业执照;吴玉明与施坤之间虽未签订劳动合同,但双方已构成事实劳动关系,故吴玉明在工作中致伤属工伤情形,施坤应依法按工伤待遇给予一次性赔偿。鉴于吴玉明在受伤时右眼为义眼,本身已有伤残,本次受伤又造成左眼失明,虽鉴定为二级伤残,但按现有伤残等级由施坤全额赔偿,显然加重了施坤的负担,有失公平。本着平衡双方利益、兼顾公平合理的原则,海门市法院一审判决由施坤承担损失总额的70%,共计271462.9元。

  吴玉明、施坤对该判决结果皆不服,向南通市法院提起上诉。

  施坤认为,自己与吴玉明之间应属师徒关系,并非一审法院认定的劳动或雇佣关系,不应承担工伤赔偿责任;同时,劳动部门已经认定吴玉明不构成工伤,故原审法院无权对吴玉明受伤是否构成工伤进行认定;其次,原审法院认定吴玉明在工作过程中受伤有误,其受伤是在休息期间。鉴于吴玉明目前的伤残情况已包含了原有伤残,原审法院判令自己赔偿吴玉明损失的70%没有依据,应对其新伤进行鉴定,要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终审判决:伤残金赔偿七成合理

  南通市中院审理后认为,吴玉明在劳动过程中受伤已经由海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审查意见加以确认,故认定吴玉明受伤确为在劳动过程中所致。吴玉明在施坤处工作、每月领取报酬,同时施坤所称的“师徒关系”并没有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内容,也不为目前的法律所认可,所以二人之间应属雇佣或事实劳动关系。鉴于海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审查认为吴玉明受伤符合非法用工单位人员工作中受伤的情形,则对吴玉明的赔偿应当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的《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予以计算。因此,吴玉明可以获得的赔偿为治疗期间的费用和一次性赔偿金。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及《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本案中吴玉明解除与施坤的事实劳动关系在2008年定残时,故原审法院按2007年度职工工资标准计算赔偿金是正确的。

  对于吴玉明治疗期间生活费的计算,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应按照劳动者本人原工资待遇标准计算。而护理费,本案中吴玉明虽构成二级伤残、部分护理依赖,但其四肢健全,出院后不需要生活护理。我国《工伤保险条例》仅规定定残后需要护理的护理费计算标准,受伤职工住院及停工留薪期护理费的计算标准未作规定。原审法院参照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护理费的计算标准计算吴玉明定残前的护理费恰当,吴玉明工伤定残后的护理费不予支持。关于交通费,二审法院认为一审酌情认定1500元,属于合理的范围,应予支持。鉴定费由谁承担?因吴玉明诉讼前进行劳动能力鉴定是主张参照工伤获得赔偿的前提,故该费用由其自行承担。

  吴玉明到施坤处工作时其右眼已残疾,目前的二级伤残程度不是全部在施坤处工作时所致,要求施坤承担其目前伤残程度的全部赔偿不尽合理。而单眼盲目后视力功能尚存,双眼盲目后视力功能丧失,其对人体功能的影响程度也不宜以简单加减来确定,故不支持以双眼盲目的伤残等级扣减单眼盲目的伤残等级来确定其应赔偿的标准。因此一审法院在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后,判令施坤承担吴玉明一次性伤残赔偿金的70%,是合理、恰当的,应予支持。429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施坤赔偿吴玉明各项损失合计280741.95元。

(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2016-06-17]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