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知识产权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通用法规        
地方规定        
实务交流
名称权利        
商标权利        
专利权利        
著作权利        
商业秘密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商标侵权方式:打擦边球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7-03-17 阅读:2470

   

      2006年9月初,美国知名品牌永备电池商标遭广东省中山、增城两地企业侵权一案尘埃落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判令被告中山市广勤贸易有限公司、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停止侵犯原告美国永备公司“EVEREADY     ”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销毁侵权产品,并向美国永备电池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35万元。

究竟是“猫”还是“豹”

    2005年6月,广东省中山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了永备电池商标被侵权一案。原告永备公司诉称:2005年1月17日,被告广勤公司向海关申报出口智利一批标有“EVERYDAY”字样及图形商标的R6和R3干电池,计145.15万余只,报关价3.14万余美元。海关查验发现,该批电池涉嫌侵犯原告已在海关总署备案的知识产权,遂将情况通知了原告。据海关及广勤公司提供的材料证明,侵权电池由广东省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生产。

    被告上法庭后,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居然喊“冤”:永备公司的商标图案是一只黑猫,而我们产品的商标图案是一只豹子,两者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能侵权?

被告在打“擦边球”?

    庭审中,法庭进行了缜密的审查。查明:原告永备公司生产的电池包装物是在红底色上以黑色字体标有“EVEREADY”的文字和标识;电池表面按比例分上下两部分底色,上部分在黑色底面上套有一个椭圆形红色底色中是“     ”图形商标,下部分在金黄色的底色上标有黑色字体“EVEREADY”。涉嫌侵权的电池包装物是在红底色上以黑色字体标有“EVERYDAY”,电池表面也与永备公司生产的电池表面一样,颜色比例相同分上下两部分底色,上部分在黑色底面上套有一个椭圆形,红色底色中是与“     ”商标极为相似的图形,细微的区别在于其中动物为一个近似猫的动物,头部位置不一样。电池表面下部分在金黄色的底色上标有黑色字体“EVERYDAY”。虽然原告永备公司“EVEREADY”注册商标和涉案电池的“EVERYDAY”文字商标英语字母顺序、表达的意思不完全相同,但涉案电池上使用的文字商标是与原告永备公司注册文字商标相同的字体、颜色,且前后大部分字母顺序相同的英文,这是非英语国家的消费者难以辨别的;涉案电池上“9猫”图形商标中的动物除头部位置与永备公司取得的“     ”图形商标不一致外,其余设计组合及色彩运用均相同,非仔细辨别不能区分。

代销企业未尽严格审查义务

    被告广勤公司称:报关时已在海关查验《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备案名录》,并无发现与永备电池商标类似的记录。事后经了解,原告的商标在海关作保护备案才几个月,因而法院认定广勤公司并非故意侵权。但法院同时认为,广勤公司代办出口时,查阅的是1995至2002年《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备案名录》,并非其代理出口当时的《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备案名录》,且该名录只是海关有关部门编制,不是国家商标行政主管部门公示的注册商标资料,因而没有尽到严格审查义务,也要承担侵权责任。法院确定被告广勤公司和老百姓电池厂共同赔偿原告永备公司经济损失35万元。涉案侵权电池应在法院监督下由有资质的单位以环保方式销毁,销毁费用由两被告负担。

    (图中左边的是美国永备公司生产的电池;右边的是侵权企业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生产的电池)

热点透视 :谨防打“擦边球”的商标侵权

秦  弓

    在生活中,许多人曾有过这样的遭遇:给孩子买一包“喜之郎”果冻,回来一看是“喜三郎”;店铺里摆放着“森大”系列皮鞋,不看仔细了,还以为真的是知名品牌“森达”皮鞋;想买一件法国知名服装品牌“华伦天奴·古柏”西装,一不留神,买回来的却是“华伦天奴·××”或者“××·华伦天奴”等冒牌货。化妆品“沙宣”很畅销,市场上就出现化妆品“沙宜”;你有“娃哈哈”,我就来“哈哈娃”,你用“乐百氏”,我就用“乐石氏”……让你防不胜防。

    这样的尴尬事还有很多。消费者如果不擦亮眼睛,一不小心就会中招。而被仿冒的企业也是叫苦不迭,自己苦心经营的知名品牌成了随意窃取的“落地桃子”。

    商标是一种无形资产。真正的好商标必须承载优质商品,而且要经过长期的市场培育。针对现在商标侵权中防不胜防的打“擦边球”的种种现象,业内人士归纳了四种构成侵权的形式,以帮助消费者在生活中对形形色色的“擦边球”有所辨别。

    一、在别家企业的商标上加前缀或后缀,同时在使用时突出共性商标从而构成侵权。如前边提到的法国“华伦天奴·古柏”的商标,其就被许多厂家在使用时加前缀或后缀,如“华伦天奴·帕尔蒂”。按有关规定,如果衣服上以同一字体打上“华伦天奴·帕尔蒂”全称并不构成侵权,但工商部门在查处过程中经常发现,“华伦天奴·帕尔蒂”在使用时,把“华伦天奴”以一种大字体突出使用,而其后缀“帕尔蒂”则以小字体弱化使用。所以,冠以“华伦天奴·帕尔蒂”为名的服装在销售过程中,常令消费者误以为“华伦天奴·帕尔蒂”就是“华伦天奴”。这实际上是一种侵权行为。

    二、用企业字号、名称实施侵权。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办法》和商标法的有关规定,企业在进行名称登记时,可以使用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比如,“金冠”商标,在江西南昌有多家企业的企业名称以金冠为字号,从法律角度来讲,南昌市东湖金冠有限公司和南昌市青云谱金冠有限公司是可以同时存在的,但如果这两家企业在商品或店铺名上打标识时,却突出其共性——只命名为“金冠”,突出使用与别人商标相同的企业字号,这就构成侵权了。专家认为,法律意义上的企业名称是指完整的企业名称,而企业名称的取得,并不意味着对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享有专用权。

    三、利用商标中的图形做文章,做一些类似的图形使消费者误认,从而达到傍名牌效应的目的,这也构成侵权。如现在市面上出现的“康师傅”的仿制图标,并冠以“康师付”的名字,虽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不少消费者还以为是一家。再比如,本期报道的“EVEREADY”商标侵权案中,侵权企业就是在EVEREADY后面那个小动物上做了手脚,若不仔细看,就很难辨认。

    四、商标注册人引起的商标侵权。比如,目前不同商标的“金盾”服装有很多,但他们其实都是“金盾”某一方面的商标合法使用人。商标持有人将多个商标转让给多个厂商使用,而厂商之间经常误以为另一个“金盾”在侵权,所以经常出现打来打去最后却发现对方是合法使用者的情况。

法规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

    (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第五十六条  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  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

    (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

    (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

    (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第十六条  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应当准许。

    第十七条  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案件链接:2005年度十大最值得消费者关注的商标侵权案件

    假冒“长城”葡萄酒商标纠纷案

     2005年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北京嘉裕公司等赔偿“长城”葡萄酒商标所有人中粮集团1500多万元人民币。这是至今法院判决赔偿数额最大的一起商标侵权案件。

“梦特娇”商标纠纷案

    2005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广州梦特娇公子贸易公司等商标侵权成立,驳回了其上诉。至此,“梦特娇”商标纠纷终告结束。2003年,“梦特娇”商标的权利人在北京和广州发现了假冒“梦特娇”产品,诉至法院。法院最终认定,这些产品构成对“梦特娇”注册商标的侵犯,其装潢属于对知名商品特有装潢的仿冒,构成不正当竞争。

    “百圆”裤业诉“百圆城”商标侵权案

    2005年11月3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百圆城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立即停止使用含有“百圆”文字的企业名称、字号,并赔偿百圆公司一定的经济损失。值得注意的是,百圆城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晓敏曾经是百圆公司的加盟商,非常了解百圆公司的经营状况。

    法国“鳄鱼”诉浙江“鳄鱼”商标侵权案

    2005年11月17日,法国“鳄鱼”和浙江“鳄鱼”在北京宣布达成和解协议。法国“鳄鱼”同意在浙江“鳄鱼”确认其在中国的“鳄鱼”图形商标专用权,并承诺在三年半以上的期限内停止使用浙江“鳄鱼”品牌的前提下,撤销针对浙江“鳄鱼”的诉讼。两条“鳄鱼”终于握手言和。

“惠尔康”商标纠纷案

    2005年11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惠尔康”商标应归属厦门惠尔康食品有限公司。长达10年的“惠尔康”商标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根据商标法规定,即使企业商标未注册,但只要被评为驰名商标,即可撤销他人原来抢注的商标。“惠尔康”商标之争将在我国商标发展史上留下重要的一笔。

    “上岛咖啡”案

    2005年7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沪杭“上岛咖啡”之争作出判决,撤销北京一中院判决,维持商评委裁定书,这意味着800余家上海上岛咖啡加盟店面临被“摘牌”的危险。然而案件还是扑朔迷离,上海上岛已将对此次裁判结果的申诉提交最高人民法院。

    “立邦”与“保赐利”商标纠纷案

    2005年9月,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立邦公司和廊坊立邦涂料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保赐利公司经济损失共计760万元。法院认为,商标“反向混淆”不仅会使消费者混淆,而且会损害在先商标注册人的信誉。

售假“中华铅笔”案

    2005年8月9日,卖文具的摊主李先生和中国第一铅笔公司在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调解下达成和解,李先生承认侵权,保证今后不售假。

    “小肥羊”名称侵权纠纷案

    2005年4月5日开庭审理的“小肥羊”案件最终有了结果,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维持商评委关于准予内蒙古“小肥羊”文字及图形商标核准注册的裁定。法院认为,内蒙古小肥羊公司企业字号中的“小肥羊”为特有服务名称,并具有特定的市场含义。

    “妇炎洁”名称侵权纠纷案

    2005年10月25日和11月6日,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婺源县人民法院分别对“妇炎洁”是通用名称还是特有名称给出不同答案,两案败诉方都提出了上诉,争执还没有结束。

——据中国驰名商标法律网 

案外说案 :不能让恶意侵权者得逞

马  军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法院在审理的美国永备电池有限公司诉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中山市广勤贸易有限公司商标侵权案中,当事人提出了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由于按照有关海关通关的规定,暂扣海关的涉嫌侵权商标的货物在超出一定期限后,如果不采取措施,该货物应予放行。于是,该院及时审查了当事人的申请,迅速与海关取得联系,在放行期限前查封了货物。

    由于查封的货物存放于海关监管仓库,每天均产生高额保管费,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在案件审理期间,该院及时召集双方当事人,提出建议变更保管地点,由双方当事人确定合适的地点。经不断的努力和海关的配合,双方均同意变更了合适、安全的保管地点,使保管费用大为降低。这不仅避免了损失的继续发生,也为法院最后考虑原告损失赔偿提供了依据,方便了案件执行。

    由于历史的原因,广东南海珠三角地区商品经济活跃,经济高速发展,但另一方面,支撑半壁江山的众多民营、个体企业,普遍存在着经营规模较小、热衷于“贴牌”生产、管理不规范的情况,这势必给某些恶意侵权者提供了可乘之机。肆意假冒商标没有出路,他们就利用企业商标意识模糊或抱有的侥幸心理,钻法律空子,采取“打擦边球”、“搭便车”的手段,制造混淆、联想的方法进行侵权活动。该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的法官认真研究这些侵权行为的危害性,认为“打擦边球”、“搭便车”是窃取他人劳动成果的寄生行为,客观上不仅逐渐淡化驰名、著名商标,破坏商标的显著性,而且能使商标的表彰功能无从体现。

    因此该院认为,商标审判工作应延伸商标保护层次,超越传统上简单保护商标的识别功能,要更进一步突出保护现代商标的表彰功能,把商标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审判实践中,法官们不断在这方面加强探索与研究,以期更好地保护商标权利。在审理美国永备电池有限公司诉增城市老百姓电池厂、中山市广勤贸易有限公司商标侵权案中,认定侵权者对其侵权图案非猫似豹的辩称不能掩饰其直接进行混淆的主观故意,进而达到使消费者无从分辨或混同两个事实上产自不同企业的商品的目的。而在广东容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诉中山市东宇电器有限公司商标侵权案中,被告产品上使用的企业名称“上海容声电器有限公司”极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联想,认为该企业与“容声”商标权人之间有某种许可、参股或商业化关系。这同样是钻法律空子,在企业名称上采取“打擦边球”、“搭便车”的手段,用制造混淆、联想的方法进行商标侵权活动。该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不构成侵权的辩称是不成立的,因而败诉。

 
 
 
暂无评论!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