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人身赔偿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通用法规        
地方规定        
实务交流
交通事故        
雇佣承揽        
人格名誉        
其他损害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电影《霍元甲》引起的名人名誉权案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7-04-11 阅读:1826

 

崇拜英雄再编故事 《霍元甲》重现银幕

    2004年12月1日、20日,中国电影团公司第一制片分公司先后与星河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关于《霍元甲》影片合作拍摄合同书、合拍影片《霍元甲》补充合同,双方约定,星河公司独立拥有该剧本和影片的版权。2005年1月17日、20日,12月16日,2006年1月6日,国家广电总局先后批准星河公司合作拍摄故事片《霍元甲》立项、授予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许可证,批复故事片《霍元甲》通过电影审查,并授予电影片公映许可证。

    这部最新版的影片,向人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霍元甲自小醉心武术,凭着对武术的热情与悟性,最终成为“津门第一”,然而为此付出了母亲和女儿性命的惨重代价。痛不欲生的霍元甲流落他乡,幸得月慈姑娘的收留和照顾,他终于领悟到人生的意义与武术的真谛。

    适逢列强侵华,外国武师也开始在中国横行霸道。为了维护民族尊严,霍元甲毅然接受外国商会策划的一场外国四大高手挑战他的比赛,然而却没有想到这是日本人的阴谋诡计。他相继击败英国拳王、西班牙剑客、普鲁士长矛高手之后,终于轮到日本武士上场了。这是列强策划的世纪之战中最后的棋子,也是最狠毒的一招……

    因由世界顶级武术明星李连杰主演霍元甲,加之独特精彩的武打设计,使该片公映后好评如潮,其票房在海内外也一路走高。

    现代传媒同样很快将这一信息传递到了霍元甲的家乡——天津市西青区南河镇小南河村。这里是一代宗师霍元甲的诞生地,霍元甲的遗骨就安葬在这里,他的子孙们也大多世代生活在这里。

    霍寿金,是霍元甲长子霍东章的第四个儿子,是霍元甲在国内唯一健在的孙子。当他在家人的陪同下,看完了新版《霍元甲》后,不禁拍案而起。他对影片所塑造的先人形象非旦不予认可,还要追究相关创作、制片人员及单位的侵权责任。他认为此《霍元甲》严重侵害了生活原型中已故霍元甲的名誉权,并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

停止放映恢复名誉 霍氏后人有话要说

    2006年3月27日,霍寿金作为原告,委托律师将诉状交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原告霍寿金分别将下列十个单位和个人列为本案的被告。他们是: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第一制片分公司、星河投资有限公司、杨步亭(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董事长)、李连杰(霍元甲扮演者)、安乐(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影发行放映分公司、广东泰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

    原告重点提出了三项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十被告停止影片《霍元甲》在全球任何范围内的各种发行放映行为;2.判令十被告在影片已经公映及发行的区域范围内,通过公开方式就影片对霍元甲生前名誉造成的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3.判令十被告以书面方式在影片已经公映及发行的区域范围内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原告在诉状中列举了其所依据的事实及理由。

    影片《霍元甲》中将原告祖父描写成从小生性好斗,成人以后为争“津门第一”而好勇斗狠,乱收酒肉徒弟,甚至滥杀无辜的一介江湖武夫。也就是因为其滥杀无辜,致人非命的行为,招致老母、独女被仇人残忍杀害。片中原告祖父的母亲与女儿被杀的场面血腥,惨不忍睹。原告祖父的形象已经被塑造成了一名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女的落魄流浪汉,与以往人们印象中的民族英雄形象相差甚远。影片表现了原告祖父人生观的转变包括他对武学精神的彻悟,但这些变化的产生却源于一个陌生盲女的帮助和“收留”,一代武学宗师寄人篱下地生活了七年之久,并莫名其妙地被称作“阿牛”。

    原告及家人虽说是霍元甲的后代,但也是普通的老百姓,对于电影、电视剧、小说等作品的文学创作需要虚构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一直抱着宽容的态度。在原告祖父的形象1983年被搬上电视屏幕时,对剧中的虚构创作基本可以接受,因为它毕竟没有超出必要的限度。而影片《霍元甲》已经大大超出了这个限度。原告祖父霍元甲生于天津小南河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从小习武,在天津城内见洋人摆擂,侮辱国人“东亚病夫”,挺身而出接受挑战,对方闻风而逃,从此扬名,后又赴沪,令洋人丧胆,大振国人志气,改变了洋人眼中的国人形象。1910年被日本人毒害致死,终年42岁。原告祖父生前育有二子三女,父、母、妻、子及女均于原告祖父去世后多年才辞世,家中多为长寿者,子孙人丁兴旺生活于中国大陆及海外。祖父生前创建第一个在世界范围传播中国武术的组织——精武体育会,去世后由原告的叔叔霍东阁继续发扬光大,目前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会。影片与上述历史事实大相径庭,令知晓霍元甲生平的普通民众产生诸多疑问,令不了解霍元甲生平的民众产生错误认识,导致霍元甲这一民族英雄的社会评价普遍降低。

    由于被告之一李连杰现为美籍华人,而另一被告星河投资公司注册地又为英属岛屿,故十被告所请的孙国平、孙靖两位律师提出,此案属涉外案件,按相关法律规定,现受理法院无管辖权,应由其上级法院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直接立案受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被告的请求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后,决定将此案移送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法庭辩论针锋相对 各自举证拒绝调解

    2006年12月15日上午9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因此前该案已被媒体广泛关注,故有全国十余家新闻媒体的记者早早地坐在了法庭的旁听席上。

    法庭调查、质证及辩论结束后,十被告的代理人开始分层次发表了他们的辩护意见。

    代理人除对原告主体资格表示质疑外,还从以下七个方面为十被告的行为进行了充分的辩解。

    一、电影《霍元甲》是经过国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审查,并批准发行、公映的电影作品。根据电影管理条例第23条规定,国家实行电影审查制度。未经国务院广播电影电视行政部门的电影审查机构审查通过的电影片,不得发行、放映。第24条规定,电影片禁止载有诽谤、侮辱他人的内容。经法庭调查证实,电影《霍元甲》依法取得了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立项、摄制、公映及发行许可手续。因此,《霍元甲》已通过严格审查的事实,可以反证或推定该影片不具有诽谤、侮辱他人的内容,未侵害霍元甲生前名誉。

    二、霍元甲是一位近百年前的历史公众人物,业已进入公共领域,如何弘扬他的爱国尚武精神,属于言论和表现自由的范畴,司法机关及霍氏后人宜慎用民事保护。

    三、电影《霍元甲》的主要情节,与原告起诉书所述霍元甲的生平概况基本一致,一代爱国武术家的形象和名誉没有受损。

    四、原告诉称影片有关情节损害霍元甲生前名誉,不能成立。影片《霍元甲》是故事片,不是纪录片,更不是记述霍氏家族的纪录片。影片在声明“故事纯属虚构”的前提下,为了塑造霍元甲爱国武术家的形象,揭示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成长过程,用一些象征、对比、反衬的描写手法,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有助于增进海内外观众的理解和认同。一是关于争夺“津门第一”的情节。有资料记载,霍元甲青少年时曾与他人比武,比武即要争胜,且被“脚行”雇用,替人做事,以为生计。影片描写霍元甲从无知到有知的转变过程,无可厚非。二是关于“盲女相助”的情节,属于创作自由的范畴,没有对霍元甲进行侮辱、诽谤和揭露隐私。三是关于“祸及母女”的情节,影片没有直接涉及霍元甲有无男儿,原告过度夸大“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女的落魄流浪汉”情节,以证明不仅损害霍元甲生前名誉,还损害其后人名誉权,属于牵强附会,不足采信。上述情节虽属虚构,尚有一定合理性,表现出霍元甲从一个少不更事的顽童,经历血的教训成长为一代爱国武术家,对此应总体把握,不应割裂看待。至于情节是否妥当,属于言论自由和艺术批评的范畴。

    五、原告所提供的表明霍元甲社会评价普遍降低的证据材料不具备客观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不具有证明力。

    六、原告请求停止该片在全球范围内发行和放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七、星河公司作为电影《霍元甲》主要合作摄制方和单独著作权人和发行权人,不回避《霍元甲》一片产生的法律纠纷。但其他基于合作拍摄合同或受聘参与《霍元甲》影片拍摄者,或经星河公司授权出版、发行影片者,对影片是否侵害霍元甲生前名誉没有主观过错,与本案没有利害关系,不负有法律责任。

    安乐公司和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具有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核发的《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影发行放映分公司和安乐公司经电影《霍元甲》版权人星河投资有限公司授权在中国大陆境内(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发行电影《霍元甲》,其发行行为合法有据。在发行电影《霍元甲》的过程中,安乐公司和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影发行放映分公司忠实电影作品的内容,没有以任何形式添加作品以外的情节,因此,原告仅以从事电影发行行为为由起诉此两被告,是没有事实与法律根据的。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影发行放映分公司不是独立法人,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依据电影管理条例,电影《霍元甲》已通过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事业管理局的审查。该音像制品进口时,依据《音像制品管理条例》及《音像制品进口管理办法》,也通过了文化部的审查。经过了两次行政审查说明该音像制品没有侮辱、诽谤的情节。

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和广东泰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从事的音像制品《霍元甲》出版发行行为不构成侵权。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和广东泰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出版、发行电影《霍元甲》的过程中,忠实电影作品的内容,没有以任何形式添加作品以外的情节,因此,原告仅以音像制品出版行为为由起诉两被告,是没有事实与法律根据的。

    综上,前述十名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对霍元甲生前名誉的侵害,故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近三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因原告不同意调解,法庭宣布闭庭,待合议庭合议后择期宣判。

艺术作品未构侵权 一审判决定论纷争

    2006年12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自然人死亡后,名誉受到侵害的,其近亲属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霍元甲去世于1910年,霍寿金出生于1925年,当时中国正处于清朝末年与民国初年的混乱时期,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国家并无规范的户籍制度,更绝少有可保留至今的户籍档案,故要求霍寿金以出示国家户籍部门的证明来证明其与霍元甲的亲属关系,实属苛求。以中国之民俗,家族族谱即为记载家族亲属关系的家族档案,个人在族谱中所列位置,需由全体族人认可。霍寿金所出示的族谱,虽修成于2002年,但仍遵循了上述民俗。家族墓地排列,亦同上理。霍寿金乡邻之证言,出证者虽出生于霍元甲去世之后,但证言佐证了霍寿金自证的相关内容。故法院对霍寿金以霍元甲之孙的身份提起本诉的主体资格,予以确认。

    霍元甲作为清朝末年一代爱国武术家,其生前因与洋人打擂为国人争光及创办“精武会”而成为公众人物。此后,经过整个民国时期及新中国建立至八十年代,因客观因素,霍元甲淡出公众视野。此后,又因电视剧《霍元甲》的播出使霍元甲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成为公众人物。影片《霍元甲》系为历史人物霍元甲的艺术加工与再现。艺术的创作遵循“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规律,故对于历史人物的艺术塑造应容许在一定的程度上和范围内进行虚构与夸张。要求艺术化了的历史人物等同历史真实人物并不客观。与此同时,霍元甲作为历史公众人物,对其名誉的保护范围并不同于普通人,而应受到一定的限制。历史人物的后代对此应持有一定的容忍态度,不应以自己对已被艺术化了的历史人物的内心感受作为衡量真实历史人物的名誉是否受到了侵害为标准。

    影片《霍元甲》中的某些细节描写虽与历史不尽相符,但基调情节仍为褒扬霍元甲的爱国精神及表现中华武术的深刻内涵,对霍元甲的刻画基本符合其历史经历,对其历史定位亦未歪曲。至于影片为表现上述主题而进行的铺衬描写和艺术表现手法是否准确到位,则属艺术探讨与艺术批判之范畴,而非法律问题。且上述描写,亦未对霍元甲的在世后人构成现实的不利影响。因此,影片《霍元甲》虽有夸张与虚构之处,但片中并未对这一特定历史人物有侮辱、诽谤描写,其夸张与虚构内容仍在可容忍的范围之内,故该片并未对霍元甲的名誉构成侵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驳回霍寿金要求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等十被告停止影片《霍元甲》的发行放映、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

    电影,作为当代艺术家讲故事的最好载体,毫无疑义的都要使用虚构与演绎的手法,故事片更是如此。因原创者要让一代宗师霍元甲成为那个时代“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就必须做到既要“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

    但必须承认的是,无论艺术创作者有着多么美好的初衷,因为电影早已被业内公认为是“遗憾的艺术”,故当其最终在银幕上亮相时,总是不能让所有的观众都交口称赞。

    为写此文,记者连看了两遍李连杰版的《霍元甲》,也深切地感受到了此片的“遗憾”之处,但收获更多的,应该是思考、振奋和自豪。看到的,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与源远流长的文化及美德的形象再现。

    据悉,又有一部已被有关部门审查通过的多集电视连续剧《大侠霍元甲》行将投入拍摄,但愿这个“霍元甲”,能在少些“遗憾”的同时,让国人、世人,更让英雄的后人们多些欣慰。毕竟,霍元甲已成为中华武林的一个符号,一座已被世界武术界公认的武德丰碑。

(原载人民法院报200725 记者田浩)

 
 
 
[2015-06-03]
[2016-06-17]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