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综合业务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民诉程序        
婚姻家庭        
综合法规        
刑事法律        
司法行政        
财税政策        
实务交流
刑事案件        
婚姻家庭        
其他案件        
部门机构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拍案惊奇
拍案惊奇        
栾某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案辩护词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0-11-05 阅读:1379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

江苏海联海律师事务所接受栾某委托,指派本人担任其辩护人。辩护人对公诉人指控栾某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以及其构成累犯无异议。现根据庭审调查及法律规定,就栾某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栾某的犯罪行为,在形态上属于犯罪预备而非犯罪未遂。

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无疑是行为犯。行为犯的完整过程总是一个犯罪预备、着手实行、实施完毕的连续过程。根据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为了犯罪而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是犯罪预备。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着手实行”的表现应该是“出售”,具体表现为联系买发票人、寻找出售对象、实施销售行为等。而购买发票的行为完全是为出售做准备,因为只有搞到发票才能出售,否则出售就无从谈起。所以,购买非法制造的发票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的前提条件,栾某购买假发票恰恰是为出售制造条件的行为,符合刑法关于犯罪预备的规定。

二、本案虽然是共同犯罪,但在栾某和赵某之间不存在犯罪的共同性,两人涉及的发票份数应分别平均计算。主要理由:

1)主观方面,两人没有不分你我地共同购买一定总数量(八、九百本)假发票的意思联络,而是在购买前已经分别讲好了各人一半,即各自认知的自己的涉案假发票数量就是八、九百本的一半。赵某在笔录中一直交代只要400本,即总本数的一半,非常明确。栾某在第二次讯问笔录(案卷第35页)交代,因为赵某也要买发票,他就给张某讲好买900本。如果分货的话“应该两人分差不多的货”。在案卷第37页,栾某也表明了两人分发票是“一人一半”。而栾某和赵某两人购买的事实,张某其实是知道的(案卷第33页)。是张某问栾某要多少发票时,栾某讲要和另一人商量一下,之后就确定要八、九百本了。这一系列的供述,都是被告人被羁押后各自独立形成的,不会有任何串供的可能性,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2)客观方面,两人之间更没有共同出售行为和共同获利的事实,而是各自完全独立的。本案罪名的构成,关键点是“出售”,购买是为出售做准备,只有购买或持有,并不构成本罪。即使有“共同”购买行为,却各自出售各自获利的话,则意味着“出售”的客观行为中不存在犯罪的共同主观故意,不受共同犯罪故意的支配,这与共同犯罪中各人分工负责、意思联络始终指向同一犯罪行为或结果的特征根本不符。

3)事实上,在各自出售各自获利的前提下,赵某自己出售一半的假发票后,栾某也只能出售另一半的假发票。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栾某联系购买的假发票,其中一半应该是代赵某购买,是代买,而不是共同购买,与各自独立的出售假发票的行为相联系,本案栾某和赵某的涉案假发票数量确实应当平均分开计算。栾某涉及的假发票份数应为45051份;赵某涉及的假发票份数为54535份。将90102份发票作为栾某和赵某两人的共同购买数量是不符合事实的。

三、尽管栾某构成累犯,但在本案中,他的认罪态度很好,他对一再触犯刑法的严重后果也有了深刻的悔悟。

四、栾某家庭负担沉重,有非常现实的困难,希望量刑时加以考虑。据调查,栾某有四个孩子,均未成年,小的只有8岁、6岁、3岁,家庭生活负担非常重,而自己确实缺少其他谋生技能,这是导致他一再触犯刑法,出售假发票谋利的根本原因。现其妻也因同样罪名受到刑事处罚,孩子抚养更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辩护人希望法庭在考虑其累犯情节时,也综合考虑以上事实及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以及栾某家庭的现实困难,依法对其从轻判处。

辩护人:杨前明

江苏海联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四日

 

 

 
 
 
暂无评论!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