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综合业务 > 详细内容    
 
法律法规
民诉程序        
婚姻家庭        
综合法规        
刑事法律        
司法行政        
财税政策        
实务交流
刑事案件        
婚姻家庭        
其他案件        
部门机构        
讨论文章
讨论文章        
拍案惊奇
拍案惊奇        
继承案件《再审申请书》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0-11-05 阅读:1238

 

 

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康×兴,男,19××年×月×日生,汉族,住所地上海市××区××镇××村××号。

再审申请人:康×娣,女,19××年×月×日生,汉族,住所地上海市××区××镇××村××号。

再审申请人:张元×,男,19××年××月××日生,住上海市××区××镇××居委××号。

再审被申请人:康×娣,女,19××年×月×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区××镇××村××号。

再审被申请人:康×宁,女,19××年×月×日生,汉族,住所地北京市××区××镇××村××号。

申请人因法定继承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07)嘉民一(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沪高民一(民)申字第××号民事裁定书,现依法申请再审。

申请事项:依法撤消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07)嘉民一(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沪高民一(民)申字第××号民事裁定书,并依法改判。

事实和理由:

一、本案讼争房屋是申请人父亲和继母、庶母的遗产,作为继承人的申请人具有合法继承份额,是该房屋的共同所有权人,包括朱×娣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权擅自处分(包括赠与)申请人的份额,擅自处分的无效。

(一)本案讼争房屋属共有财产。

1954年申请人祖母主持分家时所涉房屋均为祖产,不是申请人父亲康×德所建造,所以申请人父亲康×德也无权主持分割房产。祖母将十五间房一分为二,南八间归申请人康×兴一家居住使用,并由康×兴承担对祖母的养老;北七间归父亲康×德、继母冯×南、庶母朱×娣及申请人的弟妹等人居住使用,并由申请人父亲康×德承担申请人曾祖母的养老。只是后来父亲康×德要求将南面朝阳的房子归他,祖母同意后与父亲调换了房屋。总之,祖母主持分家,是将申请人与申请人父亲分家,并由申请人康×兴和父亲康×德分别承担对祖母和曾祖母两位老人的养老责任,而不是让小辈的申请人兄弟(即康×兴和康洪×二人)分家。当时,康洪×还没成家,还在读书,还没有任何能力来承担家庭成员的养老和照顾责任,后来他考取大学,1959年就将户口转至北京,后参加工作并结婚成家,一直居住在北京,事实上也没有在身边照顾老人。因此三级法院就本案所涉房屋最初的归属所作的认定是错误的,由申请人三位父母居住使用的房屋并非康洪×所有。如果按三级法院的认定,当初是兄弟分家,争议房屋另八间归康洪×的话,就根本不需要在2002年再由朱×娣将该房“赠与”康洪×了。再赠与一次,岂不是多此一举?

祖产分割后,1966年申请人的三位父母亲拆除了自己居住的老房翻建了三间平房,1968年三父母同意由申请人之一的康×兴拆除了另两间原旧房屋,建成了一上一下楼房供三位父母居住。1987年申请人父亲康×德去世,其遗产份额未继承分割。19905月继母冯×南去世,也未继承分割遗产。当年9月地方政府进行颁发农村宅基地使用证时将房屋登记在庶母朱×娣名下(“朱×娣户”),但房屋应属各继承人共有的事实并未改变。20021015日该房屋被朱×娣私自“公证”赠与康洪×,20034月康洪×去世,200411月朱×娣也去世。

(二)朱×娣没经过共有财产权人同意所作的“赠与”行为是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无效法律行为。

正因为讼争房屋实质上是包括申请人在内的相关权利人的共有财产,因此,朱×娣作为权利人之一,在未取得其他共同所有权人同意的情况下,所作的任何处分行为(包括“公证赠与”)都是无效的。上海市三级法院均认定了朱×娣的所谓“赠与”行为的法律效力,完全违背法律,因而是错误的。现本案所涉房屋已被拆迁,拆迁利益为被申请人所占有,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二、嘉定区人民法院一审、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所基于作出判决或再审裁定的关键证据均为虚假证据。

(一)所谓康×德于1975310所写的遗嘱和421日所写的关于康×兴分家和有关事情经过的书面材料是假证。理由如下:

1、没有原件。三级法院审理中被申请人均没有出示原件以供质证和鉴定,法院仅凭申请人有异议的复印件认定案件关键事实,认为“康×德始终有此房产归康洪×所有的意思表示”。而这份复印件的笔迹与被申请人认可的康×德同年代写给他们的信件的笔迹根本不一致,叙述流畅性、书写熟练度完全不同。

2、材料形成时间与所陈述事实发生的时间有矛盾。所谓1975421写成的分家经过材料,陈述了当年9月的所谓事实。该复印件材料在第二页第三行叙述道:“一九七三年五月。洪×回老家养病一直到七五年九月。在这期间。×兴从来没有向洪×谈起上面的事情”。该段内容超前地、未卜先知地记述了材料形成之日后五个月的事,违背常理。不伪造何以至此!

3、被申请人认可的由康×德所写的两种材料(遗嘱、分家经过材料与信件),笔迹完全不同。康×德本人是解放前初小文化,生于1915年,只识少量繁体字,1975年时已60岁,简体字、硬笔字的书写非常困难(信件可为证)。而该材料与被申请人提供的同年代信件相比,书写非常流畅熟练,明显不是康×德所写,而是他人笔迹。

4、该材料把一直居住在身边尽心尽力照顾老人的申请人康×兴说得一无是处,完全是假借申请人父亲的口吻,由别人所捏造。

(二)所谓“赠与公证”完全是虚假公证、违法公证,应予撤销,却被三级法院采信作为认定事实的关键证据。理由如下:

1、公证内容违法,该份所谓“公证”非法处分了他人共有财产。这一点已经在前面陈述。关于房屋属共有财产的事实,在所谓“赠与公证”中形成的谈话笔录也有印证。在“谈话笔录”中,“问:你的丈夫来了没有?答:我的丈夫已于198710月去世,而土地使用证于19909月出具,因此是属于我的个人房产。”虽然再审申请人认定这个“赠与公证”是违法的,但笔录的这一问一答,却也表明了一个事实,即朱×娣和“公证”人员均认为,房屋的土地使用证登记在朱×娣名下,所以房屋自然而然地就是朱×娣个人财产,这显然是完全违背法律常识的错误的认识。

2、公证形式和程序违法。

1)申请公证的朱×娣没有亲笔签名,却以村委会盖章的方式加以证明其申请的意思表示属实。也就是说,申请公证不是朱×娣本人自愿的。

2)公证地点不在嘉定区公证处,而是在江桥办_证中_心。江桥办_证中_心是司法局下属办事机构,与公证处无关,距离公证处有几十公里。

3)申请公证时的接待人为“徐××”,无公证员资格,只是江桥办_证中_心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而已。整个公证材料中,只出现了徐××一个人名,我们有理由相信,徐××就是唯一在操作这份所谓公证书的人员。

4)所谓“公证”材料中谈话笔录没有公证员签字,而且通过谈话笔录对朱×娣叙述的房产的产权共有状况已经了解的情况下,明知该赠与公证是在处分其他继承人的共有财产权利仍然进行所谓 “公证”。

5)“公证书”内容缺少必须记载的“XXX的赠与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的字句。是因为该公证过程确实不符合法律法规,所以故意不写。

6)“公证书”上编号被涂改。

7)“公证书”上无公证员签字。承办公证员签字是出具公证书的必备一环,但本案所涉“公证书”上竟然没有公证员签字,此点更令人匪夷所思。实际上,整个所谓“公证”过程中,没有任何公证员参与,也不知道公证处公章是如何盖到公证书上去的。这样的公证,何谈真实合法性!

总之,上海市三级法院基于裁判的以上两方面关键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的基本要求,根据此两项所谓证据认定的事实是错误的。

三、申请人张元×的权利主体资格应当认定。

申请人张元×之母康×宝被收养的事实,发生在解放前,不能按照当今的法律规定来认定是否构成收养关系,也不能因为村里不了解情况(到今天这个年代,村里人还有谁会了解几十年前的情况呢?不了解是符合实际的,了解反而不合常理)而断然否定。应当尊重亲属当事人对这一事实的确认,从而认定张元×在本案中的原告(或申请人)主体资格。

总之,申请人认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沪高民一(民)申字第××号民事裁定书,以及此前各级法院故意采信虚假证据,剥夺原告合法继承权,判决均存在严重错误,请求贵院依法再审并改判!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签字):康×兴  康×娣  张元×

         

 

附:(1)一审、二审判决书、再审民事裁定书。(2)相关证据。(3)信访答复。

 

 

 

 
 
 
暂无评论!
姓名
固定电话
手机
E_mail
评论
验证码
 
 
 
 
返回首页 | 本站主旨 | 设立变更 | 股东股权 | 合同法务 | 劳动关系 | 工程房产 | 保险法务 | 知识产权 | 人身赔偿 | 综合业务 | 艺文集萃
版权所有:杨前明律师民商法律服务网

昆山私营经济网·法律顾问 技术支持:昆山市富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